新闻中心 | 民声通道 | 天圆财经 | 天圆论坛    
 

谢立文:不伦不类的合拍片也可能是一条新路

来源:2019-07-11 16:48:29

凤凰娱乐:你有计划北上大陆拍片吗?为什么?

谢立文:我其实很少外出的,不外出是很难发展的,我也不觉得我太需要积极地做这件事,按我现在的节奏和方式去做,速度会慢,但会看的人始终会看,不看的我呼吁也没用。

凤凰娱乐:如果你去大陆拍片,你现在可以预计到的最大困难应该是什么?

谢立文:我认为最大的困难就是态度上的差异。是态度,对于世界的态度。你看看将中央电影学院毕业的内地演员和香港的演员放在一起,其实彼此都演不了戏的,差距很大。香港演员并不是在饰演角色,而是在饰演自己,梁朝伟在饰演梁朝伟,杨千嬅也在饰演杨千嬅。我们进戏院看戏是想看这次梁朝伟怎么演叶问,而不是看他像不像叶问。但内地演员则希望自己演得逼真,希望自己成为这个角色。在电影整个工业的每一个环节,香港人的态度并不是很认真地用自己的角色去做这件事,像演员不一定只是演戏,我们称之为“后现代”。讲述一种很惨的事情时,我们可能用笑的方法。香港以前有一个片种很特别,鬼片都是搞笑的。我们会将一些很严肃的题材都可以拍成搞笑片,警匪片也可以搞笑。角色是松散的,饰演角色不像角色反而像自己。这种颠倒,我们香港称之为“甩甩漏漏”或者不严格,但北方就会很“大力”,会在控制之下做事,会将剧本发挥到一致,但香港随时连剧本都没有。我们港产片最高峰时,其实没有剧本,拍一场戏再写一场,王家卫也是出了名的没有剧本,等演员演完看他们将会讲什么在想剧本。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观,看看怎么再说吧,应付了再看怎么样。这和北方的文化相差太远,我们以前那种轻松的随意,因为要做合拍片的原因渐渐变得有点尴尬,松又不能松,紧又不够别人紧,有点点两边都够不着。

审查也是一个问题,也是大家面对的问题。这个问题不小,但首先我们要先交剧本,跟着剧本拍戏,已经不是我们的习惯。不管他批不批,即使他不改我的剧本,要交一个完整剧本再跟着它有步骤地拍戏,和我们讲的港产片的制作形式已经不同,这已经是一个挑战。虽然这么说起来仿佛很离谱,拍戏当然要有剧本,但偏偏我们不是这么做,我连卡通都不是这样做。卡通可以说是最需要控制的电影,但我的第一二部都是边拍边写的。

但趣味也就在这里,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东西也在这里。这个互动,一边做一边看不同条件发生,比如不同的演员,我们画出来的有的比预期有趣,有的不如预期,我们可以立刻改变。社会有新的题目我们也可以加进去,这个弹性是很香港的,香港的运作便是这样的,见招拆招地一路应付下去。这是很多个十年甚至过百年的处理方式,如果突然不用这套方式,用一个比较紧密有组织的控制方式来工作,会有不习惯。这种不习惯会令我们近年的电影有些两边不到岸,又各走异端。有的导演把过去那套完全放弃,做一个“北方人”或“好莱坞人”,好莱坞电影也是很控制的。另一方面就像“低速喜剧”,不理他人做回自己的事,这两方面的都会有。

凤凰娱乐:今年是CEPA签署第十年,合拍十年,你虽然没有作为北上一员参与,但你作为圈内人、旁观者见证了这个过程,那在你看来,这十年给香港电影带来的利弊是什么?

谢立文:我刚主要也在讲这个,适应就是要把香港整套的态度和方式改变,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?我也不觉得太不好,因为香港最厉害的便是面对变化和挑战,虽然这次挑战比较大,需要消化的时间也比较长,但适应之后可能会有新的进境。香港人并不是只会应付这个CEPA或合拍片,无缘无故来了一群英国人来统治,我们也熬了那么久了(笑)。其实这种关是要过的,过了才有蛋挞,过不到英国佬就没有蛋挞了,会变成岭南文化或广东佬。但广东佬也要面对许多不同的海洋文化,因为沿海。所以我们是这样成长的,但之间会有许多尴尬,比如茶餐厅也会尴尬,它本来是西餐,现在却不伦不类,但搞得成功它就成为特色了。它之前是没想过成为特色的,是打算做西餐。合拍片可能也是这样,虽然现在不伦不类,也可能会走出一条路来,只是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。

凤凰娱乐:你认为十年来,最超出你预期的、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合拍片是哪部?为什么?你心中最成功的北上香港导演是哪一位?

谢立文:看用什么角度去看,目前大家都在试图面对这种挑战,大家用的方法不同。比如陈可辛,他成功名声大,他用的方法就是投入北方人的世界。比如他最近拍的怀旧片是怀北京的旧,拍三十年前的北京,就像他过去拍《甜蜜蜜》是怀香港的旧,这是他的一个方法,深入虎穴。有的就想两者兼得,比如王家卫,保持着自己的风格,又有内地的特点。有的就还是靠近自己风格多一些,大家都以不同的程度在尝试。一方面是自己的耐性和勇气,另一方面也是环境,你并不能完全做主,南北方或者内地和香港观众的兴趣和关注在哪里,不是导演或者电影业能够决定的,而是整个世界的潮流。

对于最成功的合拍片,我一时之间也举不了例子,我可能还是有些“香港本位”,如果把合拍片和过去的香港片相比,是有一些失语的,革命尚未成功。

凤凰娱乐:香港导演北上交出的作品良莠不齐,有一部分质量不佳的导致香港导演在内地的集体信誉下降,很多内地观众表示对香港导演失望,你是否赞同他们的观点?如果来内地拍片,是否有信心交出内地观众满意的作品?

谢立文:这是我们面对环境改变的一个过程,不能在几年内消化和转化我们的特色,时间不会那么短。我只能说大家都需要一些耐性和勇气,当然观众不需要,不看就可以了。所以说行业里的人需要耐性和勇气,观众的话希望有一些包容,没有包容也没关系,骂就骂吧,骂也是一个反应,我们也是在被骂中知道一些事情,我觉得没问题。问题是有朝一日香港导演可以拍出北方人南方人都喜欢,和好莱坞、韩国电影也不同的电影,我只能说这需要一些时间。

对于如果来内地拍片,是否有信心交出内地观众满意的作品,我想这不会是大热的东西,始终我们的电影并不是非大路,我们的动画是偏门的,在全世界你都举不到第二个例子,美国的日本的动画电影都不是这样的,所以注定是小众的。但在内地小众也会是个颇大的团体,因为人数多,麦兜会不会变成喜羊羊,我觉得不像。但这反而比较容易成功,因为它直接,这就是我的观众群,我做的事情都在这条线上,没那么多东西需要担心,会更大手大脚地去做。


相关阅读:
太阳城备用网址 https://www.st157.com/
 
中国网安备案号:36011001106201 备案号:赣ICP备13005947号 赣工商网备第201311221008534589号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3612012001
二连浩特网版权所有  关于我们 - 广告业务 - 网站声明